悠悠投资_

悠悠投资_

分类:游戏 大小:未知 人气:2
最近悠悠投资,有两个过去的同事先后联系我,一个报喜,一个报忧。报喜的姑娘北漂十多年,终于在32岁时,乔迁新居并喜得贵子悠悠投资;报忧的姑娘向我哭诉投资失利,夫妻失和,婆媳...

最近悠悠投资,有两个过去的同事先后联系我,一个报喜,一个报忧。

报喜的姑娘北漂十多年,终于在32岁时,乔迁新居并喜得贵子悠悠投资;报忧的姑娘向我哭诉投资失利,夫妻失和,婆媳矛盾,婚姻濒临崩溃。

巧合的是,这两个姑娘同年同岁,同为北漂,吊诡的是,这两个姑娘在三年前境遇恰恰相反。

三年河东,三年河西,细思其中经过,让人心生感慨,投资竟是直接关系到家庭幸福的大事。

先从报忧的姑娘说起吧。

2016年初,29岁的悠悠姑娘在某互联网大厂工作,并认识了在全球500强企业任销售经理的未婚夫,这位30出头的青年才俊当时已在东南五环附近买房,父母首付60万,个人还贷,并不吃力。

那时,悠悠姑娘在我家附近租房住,我曾劝她最好在婚前买套小房。

伍尔夫说,女人要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但是,当时悠悠手头只有20万存款,家中哥哥也在筹钱买房结婚,无法赞助她首付,这点钱在北京买房,肯定是杯水车薪。

悠悠觉得“嫁汉嫁汉,穿衣吃饭。”未婚夫年薪颇丰,又有现成的房子结婚,何必自讨苦吃,非要自己买房,背一身房贷,每月被银行摁在地上揭层皮悠悠投资?于是,她放松身心,尽情享受新婚的幸福时光。

2016年下半年,全国房价开始报复性反弹,小白领们纷纷加入抢房大军,北京四九城的房是万难买得起了。“风物长宜放眼量”,大家纷纷把眼光投向更远的地方。

这就是北京周边的传奇之地——燕郊,这里号称北京CBD的后花园,其实就是国贸往东30公里的河北小镇。

我记得北京房价18000的时候,燕郊才3000多,离国贸只有30公里——车程也就半小时,还一度传闻地铁平谷线会通到燕郊。很多白领觉得燕郊的房子“性价比”高,纷纷在此安居,早上从河北去北京上班,下班从北京回到河北睡觉,每天都会收到“北京移动欢迎你”、“河北移动欢迎你”的轮番问候。

到了2015年,和燕郊相邻的通州区被定为“北京副中心”,燕郊的房价借势猛涨到每平米3万多。年轻的国贸白领们幻想着燕郊真的能成为北京CBD的“后花园”,于是,像抢大白菜一样抢购燕郊的房。

悠悠也在这个时候,跟风加入了抢房大军,迫不及待地倾其所有买了一套廊坊大学城的最小户型,坐等房价上涨,安心当包租婆。

悠悠买房时,恰逢史上最严厉的调控新政,首付提高到50%,她借遍亲朋旧友,并通过小额贷款才算凑齐首付。

我再见到悠悠时,已是一年后,身心憔悴的她已和丈夫分居。

个中曲折,我也不得而知,只知道,她不堪忍受婆母大人的挑剔和巨婴丈夫的愚孝,搬出了丈夫家,在附近租了套开间一居室,月租金4000,再加上廊坊的房贷和之前凑首付欠下的小额贷,债务累累、不堪重负。

更为雪上加霜的是,她先前投资的廊坊的小房子,还没收房,就已经从每平米30000多降价到了16000。即使收了房,由于廊坊离北京路程遥远,交通成本过高,自住不现实。而廊坊已成空城,即使降价出租,都很难找到租户。

我本着劝和不劝离的思路,劝她用一年时间试着挽回婚姻,毕竟,此刻离婚,她不仅要净身出户,连女儿的抚养权都拿不到。

眼看着悠悠把一手好牌打烂,让人不胜唏嘘,分析背后的原因,不难发现,投资失败是压倒她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当年新婚时,悠悠的婆婆提出让悠悠出钱装修丈夫买的新房,但悠悠执意要去投资廊坊的房子,如今投资品成了负资产,婆婆埋天怨地,丈夫撇清责任,悠悠只好打落门牙和血吞。

悠悠的婚姻很典型,我回头专门写一篇文章详细分析。这里,先来分析悠悠投资失败的原因。

虽然燕郊到北京的直线距离确实只有30分钟,未来可能还会通地铁,但问题是,车程30分钟的前提是,只有在深夜2点才可能做到。白天,通向北京的路,一路拥堵,上班路上平均要1个半小时,有时在高速收费站要堵一个小时,晚上,通往燕郊的路,又是一路拥堵,回家后真的只剩下洗洗睡觉了。再看地铁,熟悉北京的朋友都知道,早、晚高峰的地铁根本挤不上去。此外,燕郊的基础设施不良,排水系统差,车子要买涉水险,雨势大时甚至会淹没道路,抛锚事小,危险事大。

于是,当理想的光芒退去,现实的骨感显露出来,现如今,北京房价平均5.9万,而燕郊从3万多直降到1.7万,几乎腰斩。

时隔一年后,悠悠没能挽回婚姻,她坚定了离婚的想法,丈夫家也愿意放弃孩子。可是,居大不易,负债累累的她,一边要赚钱养家,一边还要抚养孩子,谈何容易悠悠投资

再来简单说说曼曼的故事。

29岁的曼曼当年刚认识码农男友,两人都是研究生刚毕业没几年的外省青年,无房无钱无根基,曼曼与人合租在朝阳,男友住清河的集体宿舍,两人平时工作忙,周末才能见面,在北京跨区谈恋爱,不亚于异地恋。

两人都很务实,很快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。

后来,我给曼曼推荐了一份工作,她顺利通过面试。请我吃饭时,曼曼说,他们准备买房,但不知该如何选择,当时小两口都在城里找到了新工作,但两家父母凑的钱,如果在单位附近买房凑首付,只够买个30多平的小开间,或者去远郊买套100平米的公寓,他们心里左右摇摆,犹豫不决。

我是个信奉“宁可城里有张床,不在城外有套房”的人,尤其对于准备结婚生孩子的人来说,城里的教育资源是郊区无法比拟的,年轻人通常想不了那么远,我就给他们算了笔账悠悠投资:如果住在郊区的话,每天上下班需要3、4个小时,按照他们的薪水,每小时工资大约100元,三小时就是300元,两个人是600元。一年250个工作日,小两口的时间成本就是15万。

如果每天节省下这几个小时,可以多睡一小时,学习一小时,加班一小时,这些点滴努力,都是个人积累。而且,住得离单位近一点,当团队或老板需要你的时候,你可以随时出现——千万不要小看这一点,这很容易让你得到“靠谱”的标签,获得更多的机会。

“时间就是金钱”,这话一点不假。

“时间”的确是有价格的——收入越高、竞争越激烈的地方,时间成本就越高。

后来,曼曼听从了我的建议,在2016年房价疯涨前,掏光了六个钱包,在东城和朝阳的边界买了套二手的独居,但房本属于东城。这几年,小两口省吃俭用供房还债,各种辛苦和拮据,不难想象。

最近,曼曼打电话向我报喜,她年前刚生下儿子,因为老人要来带孩子,他们就将自己的小房子出租,又添了2000块,在家附近的朝阳区租了一套小两居,一家三代,过得忙碌又充实。

她说当年幸好听了我的建议,在东城买了房,一步到位解决了孩子的学区问题,不然,现在还要为孩子的上学问题发愁。而且,由于城里学区好,房价坚挺,即使这几年北京房价滞涨,外区房价微跌的情况下,他们买的小房子由于被划进了九三学园,反而逆势看涨。

从悠悠和曼曼的购房经历,可以看出,我们已经过了“闭眼买房、躺着赚钱”的房价普涨快涨的年代了。

这几年,随着区域经济增长的不同,房产也进入了严重分化的年代,买房时,城市和区位的选择变得尤为重要,否则一不小心,就容易失手投资失败,进而影响家庭的稳定和幸福。

纵观过去十年城市房价的演化史,不难发现一个总的规律:城中心的房价涨幅远高于郊区。

假如2010年花100万的预算在北京买房,那么,在西城区只能买到一个30平米的老破小,而在延庆则可以买一套100平米的大公寓。可是,到2018年,这两笔投资的价值分别是360万和200万,投资回报率相差160%,如果是贷款的话,回报率会相差530%。

这还只是北京城市内部的分化,如果像悠悠那样选择在河北廊坊投资,更加惨不忍睹,房价腰斩,投资人陷入到“越还款亏得越多”的泥潭中。

说到底,一个城市的产业和基础设施才是核心竞争力。城市像一张网,而支持人们安居乐业的是基础设施,包括水电煤卫通讯、道路交通、医院、学校等,这些枢纽节点能实现更多的链接,而和这些枢纽节点越近,就等于和这个城市的链接越紧密,个人的能量消耗就越少,学习和工作效率就更高。

这也是曼曼和她的程序员老公这几年事业突飞猛进的原因之一,上下班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餐馆、超市,学校、医院、电影院都在15分钟生活圈内——这些基础设施带来的便利价值,看似无形,效果却显著。

事实上,即使是发达的美国也不例外。21世纪以来,芝加哥市中心的房价增长超过50%,而郊区的房价几乎没有上涨。

未来的城市网络将会越来越复杂,人们的时间成本也会越来越高。便利性是决定房价走向的关键因素,这也是投资“老破小”为何胜过“新郊大”的原因。如果你还在纠结“城中小房子舒适性不如郊区的大房子”,何不参考曼曼的做法,将租和买分开,买小房,租大房,毕竟,租房是消费,买房是投资。

标签: 悠悠投资